一些杂谈

当开始在这个网站发表第一篇文章的时候,感觉自己又找回以前的那种状态了,或许你们认为这有点像文青,我认为我不是什么文青,现在人所谓的文青,只是换一个自认清新的头像,发上两句不知道从哪里看来的话,给自己增加一个标签而已,如同装饰品一样,不需要时便抛弃,仿佛从来都没有发生过。现在,在我的身边,很少能见到真正对文艺感兴趣的人,大家已经被社会加快了生活脚步,没有人会再去细细品味一篇文章,一本书,一句话,取而代之的是泛泛的剧,闪闪的“星”,我问了我一个同学是否还在看书,她摇摇头,除了工具书,电视剧,其他再没接触过,我恍然,科技便利了人,也弱化了人。我也一样,为什么把名字换成了乙己,我觉得我跟他差不多,看不起别人,自认清高,却被大家嘲笑,到最后再也没出现在众人面前,看不起俗,自己却越过越俗,看来我终究是变成我最讨厌的那种人。有幸能建成这个网站,我很欣慰,或许这里就是下一个我自我救赎的地方。

这个世界很大,也很小,最奇妙的就是巧了,你总能在不同的地方看见相似的人做相似的事,甚至有时候能看到以前自己的影子,对于这种事情我多半是自嘲,感叹以前的天真,却又无比怀念那个天真,最后只有叹气,然后离开,一切都像电影镜头一样,人生就是很长的一部电影,时间是固定的,你可以播放的很快,也可以很慢,唯独不能倒带,你能看到过去,却什么都不能做,就是这样,人才能成长。所以,每一次告别,最好用力一点。多说一句,可能是最后一句。多看一眼,可能是最后一眼。虽然说过,怀念过去就是剁木头屑,可是,那可能是最美好的时刻了。记得你动心的那个时刻。

新书快要到了,有机会在写一些.

 

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