杂谈+平安夜

我是一个复古的人,怀旧的人,就算你是一个路人也能看的出来,现在坐火车只要一部手机,加一个充电宝就能一直玩到站,在这个车厢都是这样的想法的时候,掏出MP3,带上耳机,拿出实体书,仿佛又回到了绿皮车时代。这是需要莫大的勇气的。

文艺风赏还是高中的时候发现的杂志,那时候觉得这本杂志清新脱俗,比那些故事会什么的高大上多了,大一的时候买过三本,在如今,她不在以月刊的形势,而是变成了一本书,初期目标是一年四本,看来传统书刊真的快要被现代科技给取缔了,我还喜欢一张一张翻过去的质感,可惜还是懒,买的三体现在还没翻完一本。

翻开第一篇文章,地点,人物,事情,结束。嗯?结束?作者想告诉读者什么啊?这只是普通的叙事啊?翻过去,再看一遍,额大概是这个意思吧?思来想去,我开始怀疑是我的文化水平低了吗?后来,终于反应过来,为什么非要悟出什么啊?只要单纯的去享受这个故事,就足够了。

平安夜,可以说是一个商业意义大于节日意义的节日,曾今为了这个节日准备了很久,包了许多苹果去送人,当时看似光辉的事现在看来很可笑,送了许多人,现在还联系的寥寥无几,不过只要有人还记得我,就足够了。

这天,我把高中的组长约了出来,跟她的“情仇”可不是一点两点:坐过前后位,坐过同位,当过我组长,陪她打过针,惹她不止生一次气,到大学了也挨得挺近,怎么说都很巧吧。以前做什么事情都不在乎,现在很珍惜世界线的每一次变动。

我们讨论了一个“高度”的话题,我说,我在我这破学校上了两年,跟你们这些本科大学的话题面已经搭不上了,听到你们讨论一些事情时就觉得自己插不上话,思维没那么广,感觉自己就是个俗人。组长说一山更比一山高,她也在和更高层次的人谈话中觉得自己有些追不上。其实谈天说地,不是说一定要达到智者的高度,有自己的见解,在泛泛中有那么一点小不同,不过于庸俗,这才是一种常态吧。

之后我们去看了一场电影,冯小刚导演的《芳华》,之前我是一点也没听说过,第一印象还因为讲老上海的故事,没想到是爸妈那个年代的故事,对于故事情节,第一次看的时候没多深刻,我在意的是它的背景,70年代,毛主席标语,红歌,军装,文革,自卫反击战,对我们这些新时代的年轻人,学过,没经历过,不懂,看完这部电影,就对爸妈那个年代理解了,再说故事,何小萍在家里受排挤,以为到了文工团就会不一样,结果还是一样,除了刘峰,别人都在欺负她,再到上前线,精神恍惚,再到月下独舞,这里我看哭了,或多或少,看到了一点自己初中时的影子,所以高中的时候我就把自己设定成一个社交广泛,天不怕地不怕的形象,不过高三最后发现其实差不多,并没有成为真正的”社会人“哎,高的笑点,低的泪点的成年人啊/

玩了一整天,平安夜就这么开心的度过了,不知道下次再见面会是什么时候,只是希望我在乎的人能够好好的。

 

 

 

为了大一的梦想,继续。

一些杂谈

当开始在这个网站发表第一篇文章的时候,感觉自己又找回以前的那种状态了,或许你们认为这有点像文青,我认为我不是什么文青,现在人所谓的文青,只是换一个自认清新的头像,发上两句不知道从哪里看来的话,给自己增加一个标签而已,如同装饰品一样,不需要时便抛弃,仿佛从来都没有发生过。现在,在我的身边,很少能见到真正对文艺感兴趣的人,大家已经被社会加快了生活脚步,没有人会再去细细品味一篇文章,一本书,一句话,取而代之的是泛泛的剧,闪闪的“星”,我问了我一个同学是否还在看书,她摇摇头,除了工具书,电视剧,其他再没接触过,我恍然,科技便利了人,也弱化了人。我也一样,为什么把名字换成了乙己,我觉得我跟他差不多,看不起别人,自认清高,却被大家嘲笑,到最后再也没出现在众人面前,看不起俗,自己却越过越俗,看来我终究是变成我最讨厌的那种人。有幸能建成这个网站,我很欣慰,或许这里就是下一个我自我救赎的地方。

这个世界很大,也很小,最奇妙的就是巧了,你总能在不同的地方看见相似的人做相似的事,甚至有时候能看到以前自己的影子,对于这种事情我多半是自嘲,感叹以前的天真,却又无比怀念那个天真,最后只有叹气,然后离开,一切都像电影镜头一样,人生就是很长的一部电影,时间是固定的,你可以播放的很快,也可以很慢,唯独不能倒带,你能看到过去,却什么都不能做,就是这样,人才能成长。所以,每一次告别,最好用力一点。多说一句,可能是最后一句。多看一眼,可能是最后一眼。虽然说过,怀念过去就是剁木头屑,可是,那可能是最美好的时刻了。记得你动心的那个时刻。

新书快要到了,有机会在写一些.

 

 

往事随风

本站的第一篇文章,也是我的第一次游记。

来到济南快三年了,这个曾让我无比向往的城市,现在已经习惯这里的生活,在章丘的日子没有时间出来走走,天天泡在宿舍,现在,我有能力去我想去的地方,可是,我真正想去的地方是哪呢?

松鼠是我许久未见的好友,因为时间见面推迟了许多次,今天终于有机会,于是,我踏上了去济南最西边的旅程。济南的城市特色恐怕就是“堵”了,在黄河大桥附近车子停了许久,当时在想,就算跳进黄河洗清自己了,桥上也未必畅通,离开大桥后道路终于顺畅。虽然是陌生的路,但想到友人就在前方,也变的亲切起来,原本以为两个小时的路程,一个半小时就抵达,下了车,看到了校名,突然记起填报志愿时它也是候选之一,如果真的录取这,又是另一个故事了。

松鼠还没有赶到,我就站在明显的位置等候,过了十分钟,摇摇晃晃出来一人,隔得老远也能认出来,松鼠是一个很开朗的一个女孩,因为高一时她第一个跟我打招呼的同学,这段“孽缘”也持续到现在,“吃什么呢?”这是个难题,“随便,平常的就好”这是个世界性难题,在我得知要去美食多的地方还要租电动车时,我都懵了,最终,还是就近的菜馆。不知道是不是现在的商人都流行养猫,去多许多家店,里面或多或少都有一只,这里也不例外,吸猫可是会上瘾的。

松鼠在大学很努力,在学生会有很高的职位,虽然这个人经常冒冒失失,关键时刻还是可以……的吧?我们东扯西拉,就好像昨天还在高中一样。松鼠在高中就挺受欢迎的,跟大家玩的也挺好,只不过因为过于善良,一度让一些男生误会,“大家玩的开心就好啊,那方面的事没有想过”我也是认识她很久之后,才了解她确实就是这样一个单纯的人。‘当然是好性格啦’ “不!大一的时候可害苦了我”她一脸苦笑,看来不能一直当好人(耸肩),我问她的毕业去向,“考研!”她回答。我所认识的朋友好像都没工作的打算,大家还是想让自己更高层次。“还是算了吧”我开完笑的说“对你来说太难啦!”,“哼,别不信!”松鼠一脸自信的看着我,加油吧,话就不明说了。

同学见面就是要叙旧的,谈论起高中的事情,我的记忆是无比清晰:“呀,当时那个谁喜欢那个谁你不知道吗?”“不知道”“那个班发生了什么事你不知道吗?”“不知道”“那你还记得啥?”“学,吃,睡”这话聊不下去了,我得打人了。我记得以前惹过她生气很多次 “之前我们吵过很多次架唉”“有吗”松鼠一脸惊奇,“我一点也不记得了”我顿了一下,看来,不重要的琐碎的事情,都会随风消逝,留下来的,只有美好。最近我频频梦见高中的人,大概是我开始怀念了,那时我们的未来,已成现在,可是,真的是想要的那个未来吗?

聊的开心,时间也会过的太快,终于,该返程了,在校门口,松鼠的男友也出现了,不得不说这么多想追松鼠的人,唯独这次这个,能让人满意,见他们闹得欢,我知趣的先上了车,看着他们打闹的背影,心里有种“女儿终于有个好归宿啦!”的感觉,沉迷过去只是砍木头屑,无用且浪费,享受现在,才是最好的。就这样,返回市里

敲完这一行字已是深夜,若能让您度过闲暇时便是变是我的荣幸,记得催更